正在阅读: “专网通信”损失多大?8家上市公司计提减值近165亿,ST凯乐17个跌停……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网通信”损失多大?8家上市公司计提减值近165亿,ST凯乐17个跌停……

9家上市公司和1家新三板公司中报亏损。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郭净净

“专网通信风险”带来多少损失?

近期,上海电气(601727.SH,02727.HK)、中天科技(600522.SH)、汇鸿集团(600981.SH)、中利集团(002309.SZ)、ST凯乐(600260.SH)、江苏舜天(600287.SH)、康隆达(603665.SH)、宏达新材(002211.SZ)、国瑞科技(300600.SZ)、瑞斯康达(603803.SH)、ST新海(002089.SZ)、*ST华讯(000687.SZ)等曾“自曝”涉及专网通信业务重大风险的12家A股上市公司,以及新三板挂牌公司海高通信(839211.NQ)先后披露了2021年上半年业绩情况。

这其中,10公司均大幅亏损,上半年累计亏损129.23亿元,其中ST凯乐、上海电气、中利集团分别亏损57.14亿元、49.71亿元、12.56亿元。

此外,上海电气、ST凯乐、中利集团、瑞斯康达、国瑞科技、江苏舜天、中天科技、ST新海等8家公司就专网通信业务风险涉及部分损失计提减值准备,累计达164.77亿元。

制图:郭净净

ST凯乐业务影响最大

上海电气涉及专网通信业务的风险损失最高。上半年,公司营业总收入同比增17.45%至625.28亿元,但归母净利润巨亏49.71亿元。报告期内,该公司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上海电气通讯”)计提应收账款预期信用损失和存货跌价准备合计73.67亿元,对公司2021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的影响金额为损失65.74亿元。

从上半年业绩情况来看,ST凯乐受专网通信业务的影响最大。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同比跌46.36%至20.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57.14亿元,而2020年上半年其盈利3.84亿元。

今年上半年,ST凯乐及子公司湖北凯乐量子通信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湖南长信畅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湖南凯乐应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合计计提应收账款预期信用损失0.42亿元,计提预付账款预期信用损失48.78亿元,计提存货跌价准备1.86亿元,对控股子公司上海凡卓通讯科技有限公司合并形成的商誉计提商誉减值准备5.21亿元,合计对公司2021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的影响金额为损失56.11亿元。

针对最重要的专网通信业务板块,ST凯乐直言,上海电气等多家从事专网业务的上市公司出现了客户逾期支付货款、供应商逾期供货、销售合同无法正常执行的情况。公司专网通信业务上游供应商已不能供货,下游客户停止收货,目前专网通信业务已停顿,预计短期内不能恢复。回顾2016年至2019年,凯乐科技的专网通信业务分别实现收入51.53亿元、111.20亿元、147.33亿元、136.96亿元,占当年总营收比重分别是61.19%、73.46%、86.88%、86.36%。

目前,该公司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公司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截至目前,公司银行账户冻结金额4.70亿元,占公司现有货币资金的比例60.20%;同时,公司尚未冻结资金3.11亿元,其中银承、信用证等使用受限资金为2.69亿元。上述冻结资金和使用受限资金合计7.39亿元,占公司现有货币资金的比例94.62%。

因触及“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的情形,该公司股票交易于2021年8月17日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财报还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ST凯乐负债总额48.46亿元,其中流动负债47.84亿元,包含短期借款12.78亿元,其账面货币资金为7.38亿元。

ST凯乐称,为了化解当前危机,公司所在当地政府成立工作专班,支持公司处理当前诉讼问题,债权人沟通事宜及生产经营资金周转等事项。同时,公司目前已向专网业务供应商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提起了诉讼,采取财产保全措施,通过司法措施积极追讨款项;在当地政府协调下,与株洲市政府、株洲中院、株洲高新动力沟通,协调解封部分账户,通过协商或法律措施处理合同纠纷事宜。

8月31日,就ST凯乐计提资产减值事项,上交所下发监管工作函。9月1日,ST凯乐再次触及跌停板,当日跌4.89%至2.92元/股。这是该公司自7月23日“自曝”涉及专网通信业务重大风险后的第17个跌停板,股价已跌超64%。

中利集团、瑞斯康达均计提损失超7亿

中利集团亏损额排第三。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29.26%至48.8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跌382.43%至-12.56亿元。

该公司称,报告期内,公司及其参股19%的子公司江苏中利电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中利电子”)涉及专网通信业务存在重大损失风险。上市公司涉及该业务应收账款余额50670.9万元,预付账款9587.64万元,存货6159.29万元,该部分资产计提减值损失42387.6万元;中利电子应收账款余额为87842.80万元,预收账款科目27806.41万元,预付款77956.09万元,存货78300.86万元;本报告期,公司按权益法核算确认对中利电子的投资损失19752.18万元,并对中利电子长期股权投资计提20883.75万元减值准备,以及对中利电子融资进行担保存在潜在偿还义务预计金额为31149.74万元,公司在2021年上半年度预计负债为31149.74万元,将减少2021年上半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75156.63万元。

中利集团已对上海电气通讯、江苏汇鸿国际集团中锦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汇鸿中锦”)提起诉讼。

今年上半年,瑞斯康达涉及专网通信业务的损失也超过7亿元。瑞斯康达自6月1日“自曝”风险后股价至今跌近27%。

瑞斯康达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涨14.52%至7.93亿元,但归母净利润却同比大跌6858.5%至-7.72亿元。其子公司北京深蓝迅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深蓝迅通”)于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从事特需行业的专网通信业务,销售产品为多媒体网格通信机;截至2021年6月30日,深蓝迅通专网通信业务存货账面余额为41601.09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5.5%。

该公司解释,由于专网通信业务下游客户环球景行实业有限公司(简称“环球景行”)、富申实业公司(简称“富申实业”)出现逾期支付货款、怠于履行合同义务的情形,上游供应商重庆博琨瀚威科技有限公司也出现逾期供货的情况,深蓝迅通提起诉讼并申请采取财产保全措施。截至报告期末,深蓝迅通专网通信业务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人民币27975.08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0.42%,其中环球景行涉及1980.96万元,富申实业涉及25994.12万元。

瑞斯康达坦言,上半年,公司的专网通信业务应收款项和存货计提相关减值准备76991.71万元,扣除本期转回金额后,导致公司当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减少75533.52万元;极端情况下,可能导致公司新增存货跌价损失8320.22万元,专网通信业务相关减值损失金额增至85311.92万元。其中,公司对专网通信业务应收账款按照单项计提坏账准备27975.08万元,并进行其他应收款计提坏账准备15735.76万元;对专网通信业务涉及的存货按照原材料和库存商品单项单独测算后计提跌价准备33280.87万元。

中天科技:与汇鸿集团合同存在经济犯罪嫌疑

中天科技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增16.64%至243.76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跌77.27%至2.45亿元。该公司2021年上半年共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3269.95万元,计提信用减值准备10.58亿元,金额合计10.91亿元;将相应减少公司2021年上半年度合并报表归母净利润10.74亿元(其中:按照权益比例计算影响数57641.28万元,因高端通信业务财务资助为南通江东电科通信有限公司少数股东承担亏损影响数49718.35万元)。

就上半年公司计提信用准值准备105800.43万元来看,其中应收账款计提信用减值损失7953.56万元,主要是应收航天神禾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货款51233.16万元扣抵其预付货款42867.26万元后的应收款项8365.90万元,对该应收款单项计提减值损失4182.95万元。其他应收款本期计提信用减值损失98167.78万元,主要是预付浙江鑫网能源工程有限公司原材料采购款213531.2元,扣除原材料已交付未到票金额17525.15元,剩余196006.05元,公司对该笔款项单项计提减值损失98003.03元。此外,公司计提存货跌价准备3269.95万元;截至2021年6月30日,为航天神禾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订单采购与生产的存货161448.77万元,存在客户无法继续接受货物的风险。

9月1日,中天科技股价跌1.11%。自7月21日“自曝”专网通信业务重大风险以来,该公司股价已跌超21%。

汇鸿集团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增71.72%至263.23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涨18.4%至1.26亿元。报告期内,公司控股子公司汇鸿中锦经营的电子通信设备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的情况,涉及应收账款逾期金额19628.24万元,扣除已收到预收货款后剩余未交付的库存货值17737.84万元,扣除已收到预收货款后后续可能增加存货的金额17783.76万元。汇鸿集团坦言,“公司判断此项应收账款信用风险已显著增加”。

汇鸿集团日前称,子公司汇鸿中锦已对中天科技、中利集团等公司提起诉讼。公司分别于2020年11月17日、2020年12月22日、2021年3月29日与中天科技各自签订3份《设备定制合同》,中天科技交付的货物不符合合同约定。同时,汇鸿中锦与中利集团于2021年2月4日签订三份《设备定制合同》,中利集团未及时交货。

中天科技则指出,汇鸿中锦以中天科技所交货物与说明书上严重不相符并推测未交付货物存在同样问题为由,请求法院判令解除相关合同、中天科技退回的货款金额合计2.99亿元。公司并不认同上述诉讼事实及理由,已安排相关人员就上述冻结事项与银行、法院及有关方做进一步核实,并已委托律师处理相关事宜。三起案件涉及的全部《设备定制合同》均存在经济犯罪嫌疑,不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公司已经书面告知汇鸿中锦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的事实,并申请公安机关将涉嫌经济犯罪的情况已经函告秦淮法院。

国瑞科技等公司损失也上亿,宏达新材实控人失联

自7月12日“自曝”专网通信业务重大风险后,国瑞科技股价已跌近23%。

上半年,国瑞科技营业收入同比跌36.35%至1.1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大跌870.87%至2.25亿元。截止2021年8月2日,公司货币资金余额25561.61万元,其中受限资金2059.94万元,分别为银行承兑保证金730.12万元、保函保证金278.71万元、法院冻结资金1051.11万元。

公司2020年新增的多网状云数据处理通信机购销业务,并与富申实业、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哈尔滨综合保税集团有限公司等签订了系列多网状云数据处理通信机购销合同。该业务出现大额应收账款逾期、部分合同执行异常情况;截止2021年6月30日,相关应收账款为1.62亿元、存货1.47亿元、预收账款4885.04万元。公司对已起诉案件相关的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1.48亿元,建议对已起诉案件相关的存货计提跌价准备9844.63万元,合计计提2.46亿元减值损失。

8月26日,宏达新材宣布,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跌17.75%至2.88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跌1080.83%至-9775.45万元。8月30日,该公司披露,其由于专网通讯业务形成的影响可能导致公司半年度亏损9000-12000万元。

该公司专网通讯业务(主要产品包括多网融合应急通信基站等)占公司2020年度总营业收入53.26%,是公司整体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该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鸿翥及上海观峰经营的专网通信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以及部分应收账款逾期及回收不确定的风险。

2020至2021年期间,上海鸿翥、上海观峰与江苏弘萃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保利民爆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宏正益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中宏瑞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客户签订了系列销售协议,分别约定公司向前述客户销售专网通信产品。上述合同对应的存货约25124万元(扣除已收到的预收款项),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3.1%;截至目前,公司关于专网通信产品应收账款合计约12116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5.96%。

宏达新材最新公告显示,该公司控股股东上海鸿孜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公司20.27%股份被上海市公安局轮候冻结。公司实控人杨鑫于2021年8月12日下午起失联。

此外,江苏舜天上半年亏损5400.76万元,比上年同期相比下滑217.19%。该公司称,公司通讯器材业务应收账款逾期金额为13668.99万元,其中上海电气国际经济贸易有限公司逾期金额为990.43万元,款项到期日为7月8日;四川科为奇商贸有限公司逾期金额为12678.56万元,款项到期日为8月16日,公司对逾期客户的债权按单项计提信用损失准备10362.50万元。此前公司披露,其在手的通讯器材业务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余额合计为10.44亿元。

康隆达8月30日披露,上半年公司营收同比增5.84%至4.85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跌50.2%至2048.36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则亏损196972万元,同比跌158.12%。该公司控股孙公司北京易恒网际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经营的电子通信设备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的情况;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造成的损失金额30219.23万元,占上市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的27.53%。8月30日,该公司宣布终止对实控人张间芳进行的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事宜。

ST新海8月30日披露,公司上半年亏损8755.26万元,上年同期则是盈利47.68万元。公司坦言,自2017年就已经停止了专网通信相关业务,截至2019年上市公司直接参与的相关专网通信业务所有款项均已得到回收;但近期却发现,公司参股子公司苏州赛安电子技术有限公司(穿透后持股25.2%),仍然有专网通信的相关业务往来。鉴于此,报告期内,公司计提信用减值损失1.31亿元,占公司2021半年度未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149.86%。7月13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遭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此外,今年上半年,*ST华讯继续亏损9347.96万元;报告期末公司流动负债余额为20.06亿元,其中短期借款9.89亿元。公司期末资产负债率为258.79%。2020年6月,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对*ST华讯2019年年度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和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并发现,*ST华讯子公司南京华讯向富申实业公司销售商品涉及的货物验收单、访谈等相关信息存在不一致,审计机构“无法判断交易的真实性,以及相应的收入确认与成本结转是否恰当”;同时,也无法判断涉及富申实业、南京第五十五所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等相关公司资金往来的性质和实际用途。

7月13日,*ST华讯收到河北证监局下发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河北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河北监管局市场禁入决定书》,公司股票存在被深交所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风险。同时,*ST华讯2020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人民币,2020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公司2020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公司被继续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另需关注的是,“专网通信”核心人物隋田力实际控制的公司——新三板挂牌的海高通信也陷入困境。该公司8月27日称,2021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同比跌89.52%至494.32万元,亏损4353.76万元,同比由盈转亏。海高通信称,公司的专网下游客户深蓝迅通的母公司瑞斯康达以及公司客户中利电子的股东中利集团披露了应收账款逾期的风险,故而导致公司专网通信硬件配套软件业务面临重大经营风险;公司下游客户应收账款逾期的现状已直接导致公司应收账款存在逾期的情形。

海高通信还称,自2021年6月起,因涉及诉讼被申请财产保全等原因,公司实际控制人隋田力控制的星地通与赛普投资、公司实际控制人刘青及其一致行动人张涛所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陆续被司法冻结、再冻结或者质押。截至当前,公司尚无法与实际控制人取得联系,实际控制人处于失联状态。据其了解,隋田力涉及案件,正在被公安机关侦查之中。

界面新闻获悉,自2021年5月31日以来,海高通信股价大跌近73%。9月1日,该公司股价跌16%,最新价只有0.42元/股。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 5个字

评论2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